有一項研究報導 ,將實驗大鼠分為3組,即正常飲食(normal diet,ND)組、低碳水化合物生酮飲食(LCKD)組、高碳水化合物(high-calorie diet,HCD)組,飼養8周。然後再將每一組更細緻地分為正常對照組、假控制組、糖尿病組。給糖尿病組大鼠腹腔注射鏈脲佐菌素(STZ),注射4周後,將所有大鼠處死。結果顯示:對體重的影響,前8周,所有組大鼠體重均增加,但ND和HCD組大鼠體重與LCKD組大鼠相比,體重增加的更明顯,注射STZ後,ND和HCD組大鼠出現糖尿病症狀的體重減輕,而LCKD組大鼠體重繼續增加;對血糖的影響,STZ給藥後,ND和HCD組大鼠平均血糖水平從105 mg/dl(1 mg/dl=18 mmol/L)增加至650 mg/dl,而LCKD組大鼠平均血糖水平保持在正常水平範圍(100 mg/dl以下);對於攝食、飲水量的影響,注射STZ後,ND和HCD中的糖尿病組大鼠處於糖尿病症狀的多飲、多食狀態,而LCKD組大鼠攝食量最少;對胰腺HE染色發現,ND和HCD糖尿病組大鼠胰島出現液泡狀改變,胰島β細胞減少,與對照組相比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 0.022和 P= 0.012),而LCKD糖尿病組大鼠胰島β細胞與對照組大鼠並無差別( P= 0.981)。說明LCKD可以在短期內預防及逆轉糖尿病的發生,改善糖尿病症狀並達到減重的目的,並改善胰島功能。這些臨床研究均證明了生酮飲食中的高脂肪代替糖類供能,能夠改善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能力並達到減重的目的,有效地預防糖尿病併發症的發生。
人們會認為癌細胞只吃葡萄糖,是根據Warburg 在1956年的發現,他指出正常的細胞會攝取葡萄糖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也就是有氧呼吸),但癌細胞似乎比較喜歡進行無氧呼吸,這樣的現象被稱為Warburg effct。根據這樣的發現有人推論:癌細胞可能因為粒線體受損,無法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有氧呼吸),所以只能用無氧呼吸的方式得到能量。經過了五、六十年後的現在,後面這段推論,根本是一個美力的誤會,已經被證明是錯的了。Warburg effect這個效應可以應用在正子攝影(PET/CT)上。正子攝影就是使用有放射性的葡萄糖,經由點滴打到人體內,受試者必須在檢查前空腹6個小時以上,所以大部分的葡萄糖都會被癌細胞攝取,被癌細胞攝取的葡萄糖釋放出放射線而達到顯影的效果。因此,正子攝影的應用,可以用來偵測腫瘤的活性、癌症治療後的追蹤,或是當作健康檢查以偵測癌症。
在這些研究中,健康而年輕的葷食受試者的認知功能並沒有獲得明顯改善,但素食者則有。為什麼呢?可能是大腦有一個飽和點,補充肌酸如果超過這個飽和點,就沒有用了,而只要吃肉就可以達到這個飽和點。原本紅肉或魚吃得不多的人,則或許還有空間能把肌酸補充到飽和點,以改善認知功能。不過也不是只有肉吃得少的人才能獲得好處:身體製造肌酸並將肌酸供應給大腦的能力,會隨著年齡增加而遞減。一項對年長葷食者進行的驚人研究顯示,補充肌酸確實能改善認知能力。而帶有阿茲海默症風險基因「載脂蛋白基因E 第四型基因」(ApoE4)的人,大腦中的肌酸值也比較低。這些人與其他帶有阿茲海默症風險的人,或是已經出現認知症狀的人,都能享受到肌酸在保護神經與維持能量方面帶來的好處(服用肌酸保健品之前,一定要諮詢你的醫師,特別是已經有腎臟問題的人)。
他说:“一开始,我非常担心我会因为蛋白质摄入量低而失去肌肉质量。”“但是,我完全没有失去肌肉,并能够增加瘦块的身体。”这怎麽可能?这是因为酮具有“保蛋白质”的作用。因此,大量的蛋白质是不必要的。“ 如果你太高怎么办?简单:对酮症说再见!某些氨基酸是产生葡萄糖的,这意味着它们实际上可以用来制造碳水化合物。 换句话说,保持你的蛋白质摄入量过高最终会产生与摄入太多碳水化合物相同的效果。也就是说,一旦你获得了更多的经验,你的个人水平的酮症,你可以开始玩多少蛋白质,你在一天。维特洛克说他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左右。 过着肥胖的生活 在生酮饮食中最容易计算的是脂肪。一旦你有了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只需用脂肪来补充你日常所需的热量。如果你发现自己想增加一点体重,增加大约500卡路里,或55克。如果你想减肥,减少你的脂肪摄入200-500卡路里,或22-55克。 当遵循生酮饮食的时候,大多数人天生就有一种脂肪恐惧症,害怕把它弄得湿漉漉的。这些日子维特洛克记忆犹新。 “这非常困难,”他回忆道。“你一生都在听脂肪使你变胖,并导致心脏病和中风。现在,突然间,你每天吃200克脂肪。有一个巨大的心理因素要征服,然后你才能成为成功的keto饮食。一开始,就像一千年前试图说服人们,世界实际上是圆的,而不是平坦的。“ 不过,很难长出足够的脂肪在早期。黄油,坚果,椰子和橄榄油,和脂肪切肉都在菜单上。但是,不要过度使用多不饱和脂肪,如大豆、玉米或向日葵油。增加脂肪摄入量的Keto节食者往往会因肠胃不适而过早跳槽。 战胜“Keto流感” 你可能听说过竞争对手在降低碳水化合物含量时的感受,或者普通的兄弟说要去参加比赛的恐怖故事。然而,很可能这些人实际上并没有患上营养性酮症,或者更重要的是,遵循一种精心制定的生酮饮食。是的,你可能会遇到一些雾气和不适,但如果你处理得当,就不必紧张。 几天之内削减碳水化合物提高脂肪、血中酮的浓度,大脑将开始优先使用它们作为能量。这个最初的关键适应过程通常需要大约四个星期才能完成,到那时你就会达到脂肪燃烧适应的顶峰。 你所听到的几乎所有的副作用都发生在前四周,甚至在前4到5天,像Wittrock这样有经验的生酮节食者发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可以归因于一个单一的原因:缺乏电解质。 “很多人跳进去,认为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削减碳水化合物和增加脂肪。突然之间,他们撞到了墙上,得到了“大流感”。他们感到疲倦,昏昏欲睡,并感到头痛,“Wittrock说。“他们出现这些症状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三种主要电解质:钠、钾和镁。如果你在这些方面有缺陷,你将遭受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这是人们在饮食方面失败的最大原因。“ 那么,你如何才能得到足够的这三大?当然,你可以吃晚饭,但你不必这么做。

人們會認為癌細胞只吃葡萄糖,是根據Warburg 在1956年的發現,他指出正常的細胞會攝取葡萄糖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也就是有氧呼吸),但癌細胞似乎比較喜歡進行無氧呼吸,這樣的現象被稱為Warburg effct。根據這樣的發現有人推論:癌細胞可能因為粒線體受損,無法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有氧呼吸),所以只能用無氧呼吸的方式得到能量。經過了五、六十年後的現在,後面這段推論,根本是一個美力的誤會,已經被證明是錯的了。Warburg effect這個效應可以應用在正子攝影(PET/CT)上。正子攝影就是使用有放射性的葡萄糖,經由點滴打到人體內,受試者必須在檢查前空腹6個小時以上,所以大部分的葡萄糖都會被癌細胞攝取,被癌細胞攝取的葡萄糖釋放出放射線而達到顯影的效果。因此,正子攝影的應用,可以用來偵測腫瘤的活性、癌症治療後的追蹤,或是當作健康檢查以偵測癌症。
目前對生酮飲食的作用機制尚不完全清楚。從食物吸收形式看,碳水化合物在腸道內主要是以葡萄糖的形式吸收,而生酮飲食主要是以甘油三酯和蛋白質的形式吸收,不是葡萄糖。而血糖水平的升高主要取決於腸道吸收葡萄糖的速度和量,以及葡萄糖進入循環的利用或儲存速率。所以,高碳水化合物飲食比生酮飲食更易升血糖。生酮飲食從基於葡萄糖的能量代謝過程轉變為基於脂肪的能量代謝過程,即利用脂肪來代替碳水化合物合成腺苷三磷酸(adenosine triphosphate,ATP)。在通常情況下,機體將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轉變成葡萄糖,並通過血液循環運送至全身以提供能量需要。但當食物中碳水化合物很少而脂肪充足時,人體肝臟組織則通過脂肪代謝氧化反應將脂肪酸氧化成乙醯輔酶A後縮合生成酮體。酮體是一種小分子脂類衍生物,包括乙醯乙酸、β-羥基丁酸和丙酮,其中前兩者幾乎占酮體總量的98%。酮體是肝臟快速輸出能源的一種方式,正常人的酮體濃度基本穩定,尿酮一般為陰性。機體在採用高脂低碳飲食、長時間運動、禁食或處於糖尿病等病理狀態下可以產生大量酮體,這些酮體可以作為循環的能量物質,通過血液進入包括腦在內的多種組織,並轉化為乙醯輔酶A,參與檸檬酸循環,即代替葡萄糖維持機體能量代謝。酮體對於腦組織而言更為重要,因為腦組織有完善的血腦屏障,除葡萄糖和酮體以外的其他物質很難進入腦中,在飢餓狀態下腦組織25%~75%的能量是來源於酮體。
  應用科學和體能協會主席。坦帕大學(University of Tampa)運動生理學和運動與營養科學碩士,目前在康科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攻讀健康和人體體能博士學位,專攻生酮節食、酮體補充品及其對人體體能的影響。他發表超過100多篇關於人類體能和運動營養的論文、摘要和專章。榮獲年度運動科學學者獎、美國肌力與體能運動協會年度傑出表現奬(National Strength and Conditioning Association award for Outstanding Presentation of the Year)和年度全國AAHPERD運動科學專業奬(National AAHPERD Exercise Science Major of the Year Award)。已協助二十多家營養和運動公司研發調配產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