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重減輕幾乎可以改善所有與肥胖相關的合併症和代謝指標。儘管現已有多種降糖藥物,但治療效果仍未令人滿意,且糖尿病的患病率正逐年上升。飲食治療是糖尿病治療中的基石且貫穿全程,以上已表明高脂低碳生酮飲食改善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質量,這是一種最簡單和有效、經濟的方法。但有人認為,高脂飲食會引起肥胖,因為脂肪比碳水化合物含有更高的熱量,因此認為食用高脂飲食會伴隨更多熱量的攝入。但從目前的研究發現,這恰好相反。碳水化合物主要是以葡萄糖的形式吸收,而脂肪主要是以甘油三酯和蛋白質的形式吸收,所以高脂飲食不容易升高血糖。通常認為,高蛋白飲食不適合糖尿病患者,尤其存在蛋白尿的患者,認為減少蛋白質的攝入可以延緩糖尿病腎病的發展。而有研究報導,攝入30%~53%熱量的蛋白質不會導致蛋白尿的惡化,在無腎病的基礎上,伴或不伴有蛋白尿的T2DM患者的預估腎小球濾過率不會改變,且在4個月內,血肌酐水平不會改變。同樣研究者發現,地中海飲食和低脂飲食可以保護伴和不伴糖尿病的肥胖患者的腎功能。在小鼠試驗中發現,生酮飲食不僅可以減輕體重,同時可以減低中年小鼠的死亡率並保持老年正常小鼠的記憶。不同的人對生酮飲食的反應不同,所以需注意在使用胰島素和其他易引起低血糖藥物的人群,應避免低血糖的發生。
Parker Hyde,CSCS,CISSN2018年7月2日 • 10分钟读 所以,你已经听过这些争论,权衡了挑战和利益,并决定加入其中。你要去凯托。 首先,你有个好伙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人-以及更多的运动员-开始接受低碳水化合物、高脂肪的饮食,并连续坚持数月甚至数年。一旦他们成功地从使用碳水化合物转向使用脂肪和酮作为燃料,他们发现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瘦,更健康,精神更集中。 但是对于每一个最终喜欢这种方法的人来说,你会发现另一个人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经历,几天后就被保释了。这是一个遗憾,因为如果他们只是有一个更好的计划-或者根本没有一个计划-他们可能会感觉很棒。 我不是来向你推销营养性酮症的,也不是为了解释它是什么或者它能提供什么大的好处。这是其他物品。在.的帮助下肌丛运动员和长期适应keto的运动员JasonWittrock,我在这里为您提供最好的入门经验。 这是你需要知道的,在关键的生酮饮食的第一个月,你的营养和补充,以及一个完整的样品膳食计划! 你必须拥有的(和不可拥有的)Keto食物清单 准备好买东西了吗?慢点,头儿。仔细检查储藏室、冰箱和床下的秘密储藏物,然后扔掉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含量的食物。在最初的几天里,你可能会对它们产生强烈的渴望。抱歉,暂时没有水果。维特罗克说,即使胡萝卜和洋葱也是高血糖的,无法与凯托协同工作。
人們會認為癌細胞只吃葡萄糖,是根據Warburg 在1956年的發現,他指出正常的細胞會攝取葡萄糖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也就是有氧呼吸),但癌細胞似乎比較喜歡進行無氧呼吸,這樣的現象被稱為Warburg effct。根據這樣的發現有人推論:癌細胞可能因為粒線體受損,無法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有氧呼吸),所以只能用無氧呼吸的方式得到能量。經過了五、六十年後的現在,後面這段推論,根本是一個美力的誤會,已經被證明是錯的了。Warburg effect這個效應可以應用在正子攝影(PET/CT)上。正子攝影就是使用有放射性的葡萄糖,經由點滴打到人體內,受試者必須在檢查前空腹6個小時以上,所以大部分的葡萄糖都會被癌細胞攝取,被癌細胞攝取的葡萄糖釋放出放射線而達到顯影的效果。因此,正子攝影的應用,可以用來偵測腫瘤的活性、癌症治療後的追蹤,或是當作健康檢查以偵測癌症。
其他發生機率比較低的,我們就不完整列出。但聰明如你,應該可以猜出為什麼生酮飲食比起低醣飲食多出這麼多風險了吧?因為它屬於一種比較極端的飲食法,幾乎是把碳水化合物的攝取完全排除。但在不同食物中,就有不同的營養素分佈,你直接把一大類的食物幾乎完全排除,自然比較會產生許多營養不均衡的狀況。目前醫學上會建議主動建議生酮飲食,多數是在孩童難以控制的癲癇。癲癇的孩童吃生酮飲食,是因為單用藥物控制難以處理了,因此即使有這些風險,但權衡之下利大於弊,因此醫師和營養師會在嚴密監控下進行生酮飲食的治療。但如果你是一般成人,其實不一定要這麼做。有些人會覺得,這種營養不均衡,我再另外花錢去吃營養補充品就好了,但實際上許多研究也指出營養補充品的相關風險,如果你從正常的飲食中就有辦法取得足夠的營養素,真的有必要再多吃營養補充品嗎?
你从哪里开始计算?含有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刚开始的时候,最好每天碳水化合物保持在50克以下。维特洛克发现他喜欢往更低的地方走。 他说:“我建议只有5%的卡路里来自碳水化合物,而碳水化合物的平均含量通常不到30克。”“所以,我理解为什么人们会感到紧张和恐慌,会想‘我甚至可以吃沙拉吗?’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只跟踪‘净碳水化合物’,即总碳水化合物减去纤维。例如,鳄梨含有12克碳水化合物,但含有10克纤维,这意味着它含有2克净碳水化合物。此外,绿叶蔬菜营养丰富,含有大量纤维,所以你几乎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并保持在极限以下。“ 就蛋白质而言,通常建议生酮运动员将蛋白质设定在每磅瘦肉型体重0.6至1.0克之间,而不是每磅体重。下面是一个例子,说明如何计算体重为180磅、体脂为15%的举重者的蛋白质需要量:
目前對生酮飲食的作用機制尚不完全清楚。從食物吸收形式看,碳水化合物在腸道內主要是以葡萄糖的形式吸收,而生酮飲食主要是以甘油三酯和蛋白質的形式吸收,不是葡萄糖。而血糖水平的升高主要取決於腸道吸收葡萄糖的速度和量,以及葡萄糖進入循環的利用或儲存速率。所以,高碳水化合物飲食比生酮飲食更易升血糖。生酮飲食從基於葡萄糖的能量代謝過程轉變為基於脂肪的能量代謝過程,即利用脂肪來代替碳水化合物合成腺苷三磷酸(adenosine triphosphate,ATP)。在通常情況下,機體將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轉變成葡萄糖,並通過血液循環運送至全身以提供能量需要。但當食物中碳水化合物很少而脂肪充足時,人體肝臟組織則通過脂肪代謝氧化反應將脂肪酸氧化成乙醯輔酶A後縮合生成酮體。酮體是一種小分子脂類衍生物,包括乙醯乙酸、β-羥基丁酸和丙酮,其中前兩者幾乎占酮體總量的98%。酮體是肝臟快速輸出能源的一種方式,正常人的酮體濃度基本穩定,尿酮一般為陰性。機體在採用高脂低碳飲食、長時間運動、禁食或處於糖尿病等病理狀態下可以產生大量酮體,這些酮體可以作為循環的能量物質,通過血液進入包括腦在內的多種組織,並轉化為乙醯輔酶A,參與檸檬酸循環,即代替葡萄糖維持機體能量代謝。酮體對於腦組織而言更為重要,因為腦組織有完善的血腦屏障,除葡萄糖和酮體以外的其他物質很難進入腦中,在飢餓狀態下腦組織25%~75%的能量是來源於酮體。

Parker Hyde,CSCS,CISSN2018年7月2日 • 10分钟读 所以,你已经听过这些争论,权衡了挑战和利益,并决定加入其中。你要去凯托。 首先,你有个好伙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人-以及更多的运动员-开始接受低碳水化合物、高脂肪的饮食,并连续坚持数月甚至数年。一旦他们成功地从使用碳水化合物转向使用脂肪和酮作为燃料,他们发现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瘦,更健康,精神更集中。 但是对于每一个最终喜欢这种方法的人来说,你会发现另一个人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经历,几天后就被保释了。这是一个遗憾,因为如果他们只是有一个更好的计划-或者根本没有一个计划-他们可能会感觉很棒。 我不是来向你推销营养性酮症的,也不是为了解释它是什么或者它能提供什么大的好处。这是其他物品。在.的帮助下肌丛运动员和长期适应keto的运动员JasonWittrock,我在这里为您提供最好的入门经验。 这是你需要知道的,在关键的生酮饮食的第一个月,你的营养和补充,以及一个完整的样品膳食计划! 你必须拥有的(和不可拥有的)Keto食物清单 准备好买东西了吗?慢点,头儿。仔细检查储藏室、冰箱和床下的秘密储藏物,然后扔掉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含量的食物。在最初的几天里,你可能会对它们产生强烈的渴望。抱歉,暂时没有水果。维特罗克说,即使胡萝卜和洋葱也是高血糖的,无法与凯托协同工作。


在這些研究中,健康而年輕的葷食受試者的認知功能並沒有獲得明顯改善,但素食者則有。為什麼呢?可能是大腦有一個飽和點,補充肌酸如果超過這個飽和點,就沒有用了,而只要吃肉就可以達到這個飽和點。原本紅肉或魚吃得不多的人,則或許還有空間能把肌酸補充到飽和點,以改善認知功能。不過也不是只有肉吃得少的人才能獲得好處:身體製造肌酸並將肌酸供應給大腦的能力,會隨著年齡增加而遞減。一項對年長葷食者進行的驚人研究顯示,補充肌酸確實能改善認知能力。而帶有阿茲海默症風險基因「載脂蛋白基因E 第四型基因」(ApoE4)的人,大腦中的肌酸值也比較低。這些人與其他帶有阿茲海默症風險的人,或是已經出現認知症狀的人,都能享受到肌酸在保護神經與維持能量方面帶來的好處(服用肌酸保健品之前,一定要諮詢你的醫師,特別是已經有腎臟問題的人)。

醫界目前的建議是生酮飲食應被視為一種治療方式,而非個人嗜好,所以需在醫師顧問指導下進行,[2][需要可靠醫學來源]同時家中要備有酮體檢驗器材時時關注自身酮含量,警覺異常現象,[5]食譜執行和食材採購也需要長期細心精算搭配,許多人出在執行層面問題而導致副作用,所以生酮飲食並非多數人誤以為的輕鬆單純,而是一種長期抗戰的精細工作,建議一般人不要採取生酮飲食而用運動和生活正常等其餘方式就能達到健康改善或減肥目的,有強烈嘗試興趣者可以執行到微生酮程度即可。[9]《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曾發表報告有多個健康正常人案例,由於生酮飲食最短者3~10天就發生酮酸中毒,長期者也在半年內發生,這時間的巨大差異加上亦有眾多人長期生酮也無中毒,可以顯見個人體質與酮互動的相關機制秘密甚多,並未在科學上全面解開,不可將生酮飲食以輕鬆等閒視之。


  應用科學和體能協會主席。坦帕大學(University of Tampa)運動生理學和運動與營養科學碩士,目前在康科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攻讀健康和人體體能博士學位,專攻生酮節食、酮體補充品及其對人體體能的影響。他發表超過100多篇關於人類體能和運動營養的論文、摘要和專章。榮獲年度運動科學學者獎、美國肌力與體能運動協會年度傑出表現奬(National Strength and Conditioning Association award for Outstanding Presentation of the Year)和年度全國AAHPERD運動科學專業奬(National AAHPERD Exercise Science Major of the Year Award)。已協助二十多家營養和運動公司研發調配產品。
×